历史名将晚年能用英语与子孙交谈,清末名臣曾国藩的故事

历史名将 2020-07-27141未知admin

  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截至目前,除日本邮轮“钻石公主”确诊的218例外,日本境內确诊的新冠总数达31例。

  

  隆万氏认为把万家的孩子过继过来改成姓隆自己已经非常大了,但是谁知隆家却丝毫不买账,隆万氏就心生怨恨,总想找事,可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啊!按照目前的状况,只要不出意外,隆家的庞大家产最后总会落到自己手中的!但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离家出走十年之久的隆继回来了!不但带回了妻女,而且这个带回来的弟妹柳瑛娘的肚里竟然还怀着一个,这若是生出来孙子,那自己过继过来的儿子还不得哪边凉快哪边呆着去啊!

  今天小编给大家带来曾国藩的故事,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跟着小编一起看一看。道光二十九年(1849),身在京城十多年、远未达到个人事业巅峰的曾国藩,喜忧参半。

  喜的是,如他自己所说,湖南人中,30多岁就官至二品大员,除了他,还找不出第二人。

  忧的是,曾家没有家学,也没有大家族背景,花了数代人才培养出一个曾国藩,实现阶层跃升,往后如何曾家的绵延兴盛,这是曾国藩不得不考虑的大问题。

  在当年写给弟弟们的家书中,他流露出关于家族传承的无限焦虑:

  吾细思凡天下官宦之家,多只一代享用便尽。其子孙始而骄佚,继而充荡,终而沟壑,能庆延一二代者鲜矣。商贾之家,勤俭者能延三四代。耕读之家,谨朴者能延五六代。孝友之家,则可以绵延十代八代。

  我今赖祖之积累,少年早达,深恐其以一身享用殆尽。但愿其为耕读孝友之家,不愿其为仕宦之家。

  他说他发现当官的家族,很少能够长久的,所以很担心曾家整个家族的,到他这里就断了。想来想去,最能长久繁盛的家族,是耕读孝友之家。

  种地读书,孝顺友爱,以此传承。不要老想着当官宦之家了,这很不好。

  曾国藩这一步想对了。

  此后,他的功业越做越大,成为晚清中兴第一名臣,但在暗礁重重的大时代中,他的家族不曾因为骤然崛起,而骤然衰落,走了一条绵延长久之,成为近代以来屈指可数的著名家族之一。

  曾国藩

  湖南湘乡曾家的崛起,代表了中国一个普通家族通过世代积累,可以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这个家族在曾国藩祖父之前的五六百年间,连一个秀才都没出过。

  曾国藩的祖父,叫曾玉屏。曾玉屏家境尚可,但他早年一度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跟着一帮纨绔子弟斗鸡。

  日子久了,老人家都把曾玉屏当成全村的教材,用来教育子孙。

  曾玉屏大受,要重新。

  关键是,他说到做到。

  自此每天早起干活,种地养猪,勤俭劳作,终于为曾家奠定了相当的物质基础。到曾国藩出生时,曾家已有田地百余亩。

  曾国藩最敬佩的人,就是他的祖父。终其一生,他都以祖父知错就改的勇气,以及不懈的毅力,时刻自己。

  家财充裕之后,曾玉屏很有远见地让儿子读书道。他为长子曾麟书请来,让其专心读书,不用干活。

  这样,从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开始,曾家开始了科举之。

  由于积累不够,资质有限,曾麟书考了17次,到42岁才考上秀才。

  这么一比的话,曾国藩较父亲“聪明”多了。他只用了7次,就考中秀才,然后又一举考中举人。

  曾家耕读的家风,这时开始养成。

  曾国藩虽然后来两次考进士都失败了,但落第返乡途中,跟当知县的同乡借了100两银子,并典当了自己的衣服,去南京买了一部死贵死贵的“廿三史”。

  他父亲没有责备他,而是替他还了借款,然后说,你能把这部大部头读一遍,就不会我了。

  曾国藩为此发奋读书,早起晚睡,两年后,终于考中进士,抵达家族的顶点。

  曾家三杰:曾国藩、曾国荃(左)、曾纪泽(右)

  在曾国藩眼里,曾家经过三代积累,才实现了阶层跃升。

  他深知一个家族要突破阶层,十分不易,所以当他官做得越大,越有能力谋划家族未来的时候,他就越是担心这个家族在他之后会掉落下去。

  他一生中多数时间在外做官,通过家书家中弟弟、子女们读书。

  据说他总共写了1500多封家书。之所以如此费时用心地家人,归根结底还是想借此树立家风,解决家族的延续问题。

  曾国藩有五兄弟,依次为国藩、国潢、国华、国荃、国葆。

  曾国藩是老大,比老二曾国潢足足长了9岁,又是家中最大的人,所以他有足够的来塑造曾家的家风。

  不过,就像我前面说的,曾国藩一生最敬佩祖父曾玉屏。他归纳和强调要执行的家法、家风,基本都是以祖父的话为纲领。

  尽管后来封侯拜相,曾国藩仍认为自己远不如祖父。他一直认为祖父有大智之才,只是生不逢时,未获大用而已。

  他把祖父在时的做法,归纳为“八字诀”:考宝早扫,书蔬鱼猪。

  考,就是祭礼。曾国藩强调“子孙虽愚而家祭不可简”,要重视家族祭祀,这是维系家族凝聚力的方式。

  宝,就是有能力要周济亲族邻里。曾国藩早年到四川当主考官,有1000两收入寄回家,特别说明600两用于家中还债,400两用于馈赠亲族。结果遭到弟弟曾国潢、曾国荃的反对,曾国藩于是给弟弟们写了一封长长的回信,他们要把钱馈赠出去,要懂得“日中则昃,月盈则亏”的道理。

  早,历史名将就是清晨早起。曾国藩在京做官时,也会因为某天睡懒觉而在日记中责备自己。

  扫,就是勤扫屋宇庭院。勤能致富,曾国藩的祖父身体力行,印证了这条真理。

  书,就是积苦力学。任何时候,读书是一个家族最大的出。

  蔬、鱼、猪,就是种菜、养鱼和喂猪。曾国藩中进士入翰林后,他的祖父还是一如既往地种菜收粪,并对其子曾麟书说,“吾家以农为业,虽富贵,毋失其旧”,“(曾国藩)虽点翰林,我家仍靠作田为业,不靠他吃饭”。曾国藩对此感受最深,事隔二三十年后,还意味深长地说,祖父此语最有道理。

  对此“八字诀”,曾国藩恪守不渝,要求“永为家训”,一再诸弟“断不可一日忘之,忘则家或败矣”。

  曾国荃

  太平运动兴起后,曾国藩组织湘军迎战,建立了不世的功勋。

  在这期间,除了老二曾国潢在老家照料家事,他的弟弟们都受到他的提携,成为湘军将领。

  不过,战争还未胜利,曾国华、曾国葆两人均已战死。

  临近攻克天京(南京)时,曾国藩仍心心念念家族的维系问题。

  他给曾国荃写信说,日中则昃,月盈则亏,吾家亦盈时矣,要有危机感。

  他给曾国潢写信说,莫买田产,莫管公事,盛时常作衰时想,上场当念时。

  眼看着天京指日可破,每个人都知道,谁攻下天京,彻底消灭太平,谁的功劳就最大,加官进爵,王者荣耀。

  此时,曾国藩却一直在弟弟曾国荃,劝他不要贪功。他还要请李鸿章一起攻城,分享胜利果实,因此跟曾国荃说,“独享大名为折福之道,则与人分名即受福之道矣”。

  但曾国荃的个性,完全不同。

  李鸿章写信给曾国荃,表示将派淮军助攻南京。曾国荃收到信后很,故意把信抖露给手下部将,大声说:“他人至矣,艰苦二年以予人耶?”

  意思是,我们围城围了两年,辛苦,现在人家轻轻松松要来摘果子了。

  众部将也不服气,齐声说:“愿尽死力!”

  于是,没等李鸿章派军,曾国荃就抢先攻陷天京,拔得头功。

  事后,清行赏,曾国藩、曾国荃兄弟同日封爵。曾家荣耀,至此极盛。

  曾国藩却赶紧要求弟弟急流勇退,让弟弟称病返回老家。他则亲手裁撤了一手拉扯起来的湘军队伍。

  越是人生顺遂,他的家族危机感就越强。他对两个弟弟说:

  由天主者,无可如何,只得听之;由人主者,尽得一分算一分,撑得一日算一日。吾兄弟断不可不洗心涤虑,以力挽家运。

  这个时候,曾国藩一再跟留守老家的曾国潢强调,不要认为家族中出现二人同时封爵,就心有旁骛,丢了种田的本业。他劝诫曾国潢继续专心种田,说这才是永葆家族长久不衰的基业:

  凡家道所以可久者,不恃一时之官爵,而恃长远之家规;不恃一二人之骤发,而恃大众之维持。

  曾国潢

  外面的世界很大,曾国潢当年也想跟兄弟们一样去看看,考取,或立下战功。但最终被曾国藩劝回老家了。

  曾国藩说,家族的事务,种地养猪,孝敬长辈,培养子侄等等,都关系到未来兴衰,所以兄弟中必须有人承担起这个责任。

  他对曾国潢说:

  我家将来气象之兴衰,全系乎四弟(曾国潢在堂兄弟中排行老四)一人之身。

  这一点,可以看出曾国藩是深谋远虑的。

  曾国藩有两个儿子,五个女儿(另有一个儿子早夭)。他给子女们,尤其是对两个儿子曾纪泽、曾纪鸿,提了两个要求:

  其一,不可轻弃其乡;其二,不可住繁华闹市。

  什么意思?虽然曾家已经大富大贵,曾国藩之后的第二代人不用像他当初那样打拼,但这代人却面临新的问题,那就是家族崛起后,子弟们难免骄奢淫逸,。

  用曾国藩的话来说,“家败离不得个奢字,人败离不得个逸字,讨人嫌离不得个骄字”,如果子弟们没教育好,没有良好的家风规训,那么,再大的家业也撑不过两代人。

  曾国藩要求曾国潢返乡,要求子女们待在,用意就在这里。他说:

  家中得要兴旺,全靠出贤子弟。若子弟不贤不才,虽多积银积钱,积谷积产,积衣积书,总是枉然。子弟之贤否,六分本于天生,四分由于家教。

  曾家的家教之严,是出了名的。

  据曾国藩的小女儿曾纪芬回忆,曾国藩的女儿、儿媳,不仅梳妆之事都要自己做,还要按时做女工,纺织、做衣服、做鞋子,甚至做小菜点心,都有要求。有一次,曾国藩的夫人欧阳氏买了个婢女,被曾国藩发现后,大声申斥,欧阳氏只好把婢女转赠他人。

  曾国藩嫁女儿,嫁妆一律是200两白银。这点嫁妆,跟侯爵家的身份实在不相称。四女儿曾纪纯出嫁时,曾国荃不相信哥哥对女儿真这么抠,打开箱子一看,果然只有200两。

  阔绰惯了的曾国荃不禁感叹嘘唏,额外给侄女加了400两。

  曾国藩的观点很明确:留钱给子孙,对子孙并不好。

  他也不愿意购置田产,或者盖。他一生辗转几大城市为官,都未曾买地置业,晚年也只是在老家湘乡建了个富厚堂。

  据其玄孙曾宪衡说,富厚堂比起家乡湘军将领的屋来,真是小巫见大巫,只能算是很普通的宅子。

  曾国藩多次两个儿子:

  银钱田产最易长骄气逸气,我家中断不可积钱,断不可买田。尔兄弟努力读书,决不怕没饭吃,至嘱。

  多望子孙为大官,余不愿为大官,但愿为读书之君子。

  在此基础上,曾国藩给予两个儿子自主的道选择权,最终两个儿子无一为大官,却都成为大才。

  长子曾纪泽,32岁开始学英文,终成晚清最出色的外交家之一,在谈判桌上跟人飚英语、拍桌子,了国家。

  曾纪泽

  次子曾纪鸿,虽然年仅33岁就病逝,但他酷爱数学,并文、地理、舆图诸学,成为中国著名的数学家和科学家。他是把圆周率推算至200位的第一人,不仅出版了颇有影响的数学著作,还写成了我国最早的电学专著《电学举隅》。

  曾纪鸿

  尤其难得的是,曾纪鸿这一支,人丁兴盛,四代一脉相承,使曾家成为“数学世家”“科技世家”。

  曾纪鸿的长子曾广钧,堪称文理全才。他的诗写得很好,对数学的研究也很深,迄今湖南图书馆仍藏有他的数学著作手稿。

  再往下,曾纪鸿的孙辈,出的科技人才更多。曾宝荪(曾广钧长女),毕业于英国伦敦大学,是我国第一个获得理科学士学位的女子。还有曾约农(曾纪鸿长孙),同样留学伦敦大学,学矿冶专业。

  堂姐弟:曾宝荪(右)和曾约农

  关于曾约农,有一件很牛掰的逸事,说年间,英国哲学家罗素、美国哲学家杜威到湖南,随行的翻译讲不好湖南话,主办方没办法,临时请来曾约农做翻译。曾约农一登台,观众嘘声一片,说他一副乡巴佬的模样,懂英语吗?懂哲学、数理逻辑吗?等到曾约农开口翻译,全场被镇住了,他不仅英文纯熟,而且跟两位谈笑风生,让人敬服。

  曾昭权、曾昭桓,这两位都是曾纪鸿的孙子,均为留美的理工科高材生,回国后均出任著名大学的教授。数学华罗庚经常请曾昭桓演算数学题目。

  曾纪鸿还有个外孙,曾任长的俞大维。俞大维是哈佛大学数理逻辑博士、大学弹专家,有“兵工之父”的美誉。1999年,我国表彰“二弹一星”元勋,钱学森发表感言时说,“俞大维先生是我国近代国防科技发展史上第一位大力开拓、耕耘、播种、灌溉、施肥的始祖园丁,我们不能忘记他”。

  到曾纪鸿的曾孙辈,同样出了一批理工类的专家、教授,“科技世家”未曾断绝。曾家后人对此也有清晰的认识,第三代、,绝大多数留学海外,潜心做学问的多,做官的少。

  这很符合曾国藩当初对家族延续的构想:通过读书,而不是通过做官,来实现家族的长久不衰。

  曾家部分杰出后人

  其实,曾国藩时,不仅十分注重家族的内修,还通过构建家族之间的外联网络,打通了曾家的持续发展之。

  这张外联网络有两个最主要的渠道。

  一个是朋友圈。

  众所周知,曾国藩一生功业,半受朋友之助。可以说,他的事业成功,是善于用人的成功。他通过交游、籍贯、爱好、利益等径构建的朋友圈,不仅帮助了他的事业,也可以帮助曾家后人。

  最典型的例子,是曾国藩与左棠的关系。

  曾、左是一对欢喜冤家,两人交恶后,左棠一直以曾国藩为荣。但曾国藩表现得很大度,他一再要求自己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不要回击左棠,避免火上浇油。不仅如此,他还希望家人尽量与左棠搞好关系。

  左棠最大的功业在于西征。时任两江总督的曾国藩,负责支援的军饷总是足额准时送到,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不好,就暗中搞。与此同时,他还把自己最得意的部下刘松山,交给左棠使用。

  因为曾国藩的大度和让步,左棠感念在心。曾国藩去世后,长子曾纪泽曾因家人病重无钱医治,求助左棠。左棠二线两银子。

  另一个是婚姻。

  曾国藩找儿媳、女婿,都很看重对方的背景和家教。他联姻的家族,基本都是当时的两湖名门,比如贺长龄家族、刘蓉家族、罗泽南家族、郭嵩焘家族等。

  曾纪鸿刚满月时,曾国藩就为他与自己好友郭沛霖的女儿郭筠定下娃娃亲。后来,郭沛霖在太平之乱中战死,郭筠操持家务、孝敬母亲,一时传为佳线岁时,郭筠与曾纪鸿婚礼。过门后,曾国藩亲自指导郭筠读《十三经注疏》《御批通鉴》等大部头著作,郭筠一边读书、作诗,一边主持家政。

  几年后,历史名将曾国藩、历史名将欧阳夫人相继过世,曾纪泽后来又携家出使欧洲,而曾纪鸿英年早逝,这样,郭筠就以富厚堂女主持的身份,担当起了光复曾氏家族的重任。

  她虽是一介女流,却继承和发展了曾国藩的家教,订立《富厚堂日程》,要求儿孙俭朴、侠义、至公,同时创办私学,培育子孙脱离家庭荫庇,自强。她的做派极其,晚年甚至能用英语词汇与子孙交谈。

  曾纪鸿这一支后来出了很多驰名中外的学者和教育家,很大程度上是郭筠的功劳。这也说明了曾国藩构建家族网络没有看走眼。

原文标题:历史名将晚年能用英语与子孙交谈,清末名臣曾国藩的故事 网址:http://www.cchtv.cn/lishimingjiang/2020/0727/888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晶石历史网 www.cchtv.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