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梅长苏、李逍遥断舍离胡在36岁前又一次“撕碎”了自己

历史名将 2020-07-21200未知admin

  之所以说是坎,是因为大多人在这个转折期都要开始小心谨慎的对待随即而来的中年时段。还有一句老话叫“不破不立”,用改变来面对转折,往往更有惊喜。

  2018年5月,胡赶在36岁生日来临前,开拍他第一部主演的电影《南方车站的》。一年半之后,2019年12月,这部电影在他37岁生日过后正式上画。

  

  电影中,胡饰演“偷车贼”周泽农,满脸胡渣、痞里痞气的叼着烟,这是风里雨里追风的沧桑男孩。

  

  但是,周泽农是有故事的,他是电影里团伙的小,是标准的“狠角色”,打起架来有股子不要命的劲儿。

  

  然而因为一场“意外”,周泽农成了被追捕的对象。大雨里末逃亡,他满脸是血驾驶着摩托飞驰看不清,和恐惧已经伴随着微微的一甩头溢出了屏幕。

  

  为了接近人物,找到角色的感觉,胡尽力把自己弄丑弄糙,穿着保洁员的衣服混入人群中根本没人认得出来。

  

  一个演员,最佳的时刻绝非镁光灯下的完美人设,而是在角色里彻底涅槃。镜头里那个36岁的胡丝毫让人想不起曾经的“李逍遥”、“梅长苏”。

  在事业巅峰和自己对抗,即便《南方车站的》电影口碑两极分化,但毋庸置疑的是,胡无可挑剔。

  

  

  这样的转折,回到1987年时难以想象的,那年的胡还在幼儿园乐享童年时光。那年,极负盛名的上海小荧星艺术团招募,乌泱泱的去了三万多个孩子报名,虽然还是个小胖纸的他成功抢到60个名额中的一席。

  超过1:500的竞争比例,这场考试丝毫不逊如今的艺考。这场选拔也让胡成了传统意义里“别人家的孩子”,小朋友负责看,他已是荧屏上的小主持人。

  

  1996年,上海教育面招聘中学生主持人,胡又一次成功突围,还当上了《阳光少年》的主持人。退去婴儿肥,他除开继续做小主持人、当记者,还是不少的模特儿。

  “有钱还很帅”是很多同龄人对胡的印象,亦是如今大家所说的“高富帅”。胡对朋友花钱从不吝啬,要想朋友开心就得多做东的概念,他尤为明白。时常呼朋唤友请吃饭,他的人缘好得出奇。

  胡也很知足,他每每回忆那段成都觉得尤为快乐,因此当别人都在考虑报考中戏、北电时,他的选择了上戏。一来不想离家太远,二来不少都可以继续合作,他的选择其实很务实。

  

  

  比起同班同学袁弘为了艺考努力备战,19岁的胡则是云淡风轻的一派,谁能想到他们后来会成为多年CP呢。

  

  胡在24岁前也都是如沐春风,大学时去了一次李国立导演的饭局就被一眼看中,在飘香四溢的火锅店这样一个不算太严肃的氛围里干脆利落的签约唐人影视,同学都还在筹谋如何跑组,他就已经尘埃落定。

  

  当年的唐人影视还没有打开古装剧之,不过对于新签的胡,颇为重视,让当年人气正盛的孙莉来搭档出演。

  这部戏,女主角孙莉和关颖都是浮云,22岁的胡在出演一个孩子的爸爸也略显稚嫩,带上眼镜扮成熟的他被大家“嘲笑”像“哈利波特”。

  

  

  当年唐人影视也在起步期,和刚签约的胡一样,在等一个一鸣惊人的机会。《蒲公英》没有走俏,很快开始筹备《仙剑奇侠传》,这成了胡在事业初期最大的转折。

  胡版的“李逍遥”是太多里不能被超越的白月光,不过这个角色,他却曾经差点失之交臂,因为他被“误判”长得太过于现代,列入了不能演古装的“”。

  

  一开始《仙剑奇侠传》只分配了一个“姜式孤儿”的小角色给胡,李逍遥的角色接洽的都是如周渝民、罗志祥、孙协志等已经成名的男演员,其中还包括何炅。

  

  本来已经进入试戏阶段的男主人选却在此时发生了变故。闲来无事正在剧组试装的胡,无意间被隔壁同样在为蜘蛛精角色试装的邓家佳看到,随口一句:“你是扮演李逍遥吗?”引来关注。

  

  大家这才发现,原来胡非但不是“古装”,简直和游戏世界里的李逍遥一模一样,他的扮相更被游戏的者姚壮宪看中,对方竟然误以为胡已经是大名鼎鼎的明星,非要拉着他合影留念。

  

  胡成功“干掉”了所有已经成名的男主人选,成了剑眉星目、深情豪爽、至今最贴合原作,仍无法被的“李逍遥”。

  

  

  唐人凭借改编游戏IP《仙剑奇侠传》名声大噪,而外形帅气的胡也成了当时娱乐圈流量明星。第一部古装戏即上巅峰,当时有点“小嘚瑟”的胡绝对算的上一个。

  

  2004-2005年的娱乐圈里,胡的突然走红搅乱了一池春水,对于已经成名的黄晓明、佟大为、聂远、印小天 等人来说,影视圈里的“四大小生”席位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人。

  

  当年的胡走的的确就是如今流量明星们的花,在当时短频快的电视剧制作周期里,为了巩固人气不断接戏,他还出曲专辑,参演电影,顺势多栖发展。

  

  可是,带着“李逍遥”的行走是优势也是掣肘,怕被定型却又被市场推着不断在古装剧里打滚,不论是《新聊斋志异》里的宁采臣,还是《天外飞仙》里的董永,亦或是《少年杨家将》里的杨延昭,他看起来永远顶着标志性的刘海,缺少突破。

  

  就在他接拍《射雕英雄传》试图在“郭靖”身上找到“新出口”的时候,悄然而至。

  2006年,一场车祸将他的人生几乎打破重来。因为司机的疲劳驾驶,胡的助理在车祸中不幸身亡,而胡的眼部、脸部、颈部都被玻璃割伤受到重创,在缝了100多针之后,还进行了多次的面部修复。

  

  这场飞来横祸对于事业上升期的胡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容颜受损几乎失明令到已经拍了五分之一的《射雕》剧组全面停工。

  唐人影视随即宣布暂停拍摄直到胡痊愈,在恢复了一年多之后,胡才重回剧组完成拍摄。

  

  有很长一段时间,复出后的胡没能走出这场带来的,在这段时间里面部受损的他会带着黑框眼镜示人。

  

  他接拍了《仙剑奇侠传三》依然大火,不过这一次“景天”的长刘海不再是单纯的copy“李逍遥”的标签,更多的时候是为了遮住伤痕。

  

  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又回来是胡的幸运,但康复之后的复出之难超乎了他的想象。

  在容颜受损的情况下,想要突破古偶的裹挟并不容易,期间胡也曾经尝试过很多现代题材的作品,可始终水花不大。

  

  直到2010年的《》,胡终于放下了关于容颜的执念,一连三年的长刘海造型被他亲手“撕碎”,在这部剧里,胡主动要求了全头套的造型,不再用刘海遮住伤痕。

  

  于他而言,那场车祸自是记忆里不可磨灭的伤痛,却也因祸得福突破了了古偶小生靠帅气营业的桎梏:这不是一个疤,而成了他胡特有的标志。

  当时,胡《背后的故事》时曾经感慨,做了24年帅哥,之后的要一个不帅的新。

  

  

  一旦重新接受了新的自己,胡就变得更加沉静也开始尝试更多元的工作类别,他在自己的书中写到:皮囊坏了,就用思想填满它。而这句话也成了他涅槃、撕碎“自己”之后的座右铭。

  在线年,胡先后出演了赖声川执导的话剧《如梦之梦》,和方言话剧《永远的尹雪艳》。

  我们无数次的说过,话剧舞台是演员的沃土,拥有极强的肥料他们可以更好的闯荡影视。

  

  在话剧舞台的磨练给他带来了不仅仅是演技上的,还有制片人侯鸿亮的赏识。侯鸿亮原本并不认识胡,就是因为《如梦之梦》而有了一面之缘,并为之惊艳。

  

  这个角色就像为他而设计,从少年得志到经历再到低调归来,相似的际遇让他在驾驭角色时更加多了一分契合。

  可是,他却没有选择趁热打铁继续吃角色带来的红利,《琅琊榜2》他不再出演,梅长苏走了,与他而言这个角色便已然成了过去式。

  

  十年时间,收获好评如潮的“梅长苏”身上再也找不到出道即巅峰的“李逍遥”,成功褪下标签的背后,除了胡跌宕起伏的命运,还有他豁达的个性以及对于演员这份职业的。

  

  为了丢到偶像包袱,他不止一次尝试过“生猛”角色,樱桃君当年探班《四十九日祭》,就曾经亲眼看到满脸炮灰,双手沾满泥土的胡一脸憨笑,为了不让戏穿帮,他连脸都不擦,就着满脸灰开始吞盒饭。(因为嘴唇上有很多灰,所以是吞)

  

  平日里不介意戏份多少,还能接受大众对于自己演技的质疑。这里就不得不提起一个小故事,在一次胡《天天向上》,有位记者被单位要求拿来一打请胡签名,而本期刊物中针对封面上的胡的报道还是一篇关于他在《风中奇缘》吐槽的文章。

  当时的记者很忐忑,生怕会被艺人方,但是碍于单位要求,也只能硬着头皮上阵。节目过后,胡早已经将签好名的递到跟前,还云淡风轻的说:你别说,这篇文章评价的还真的挺有道理的。

  

  当年胡被卓伟拍到与江疏影的恋情,他的做法也相当高级,不但没有与者开撕,只是用一句“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引出下句,含蓄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临近春节之际,还不忘给卓伟寄上自己的摄影集与一套手机镜头,化干戈为玉帛巧妙可见情商之高。

  

  

  24岁是胡的一道坎,那一次差点要了他的命,12年过去,却更像一次涅槃。如果他顺风顺水到36岁,被人气和帅气裹挟的胡是否也会变得油腻?这未可知,但是可以确认的是,没有体会过的人,不会对生命有更深刻的体验。

  胡是都很喜欢的采访对象,因为无论是《琅琊榜》后如何爆棚,他的态度却从未改变。2016年,节颁礼,胡风头无二,所有得者都是乘专车前往庆功宴,这段几百米的是迷妹们追星奇旅。

  胡抵达庆功宴前,早早让司机在门口停车,和等候他的粉丝合影、签名,并劝诫着他们早点回家。在樱桃的眼前,有个女孩激动到热泪盈眶,胡一边举着相机和她,一边调皮地说:“我们合影,你别哭了行吗?”

  

  此次新作上映,对于粉丝们自发的应援,胡选择了婉拒,这一次在《南方车站的》里的新尝试他也有些许紧张,可最终,在他心里,作品、演技的好坏都是自己负责。

  为什么总说,胡很可贵,恰是曾经的经历让他在顺风顺水后体验过低谷的,还有涅槃需要的疼痛,才有声转打不动的平常心。

  

  真人秀爆红时,和他私交甚笃的导演连连发出数轮邀请,他每次都是笑而不语。他并非没有档期。那时候他在做什么呢?推掉成堆的重复片约去读书,去斑头雁,去青海湖拾荒。

  樱桃的好朋友就在昆仑山下的志愿者生活区邂逅胡子拉碴的胡,他们一起聊天、吃饭,就像是不同职业的志愿者因缘而聚。

  

  36岁的胡,其实已经彻底迈过了24岁的大坎,他完全可以活得更像个大明星,也可以趁着巅峰快速赚钱。但是对于他来说,那都是不重要的。

  如果说,大明星的生活是很多人向往的日子,胡的心态更是如今许多名利场里的人所不懂的淡泊。

  他眼里的“不白白活着”早已经不限定在需要多少数字来证明、多少杯来肯定,而是站在风口一次次“撕碎”那个胡。每次“撕碎”,又是新生,立地涅槃。

  各位老哥求求你们点个关注吧,赏口饭吃,官做了这么久的自还是只有这么丁点粉丝实在是太惨了,给各位老哥们了,砰砰砰

  与此同时,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海王星和水星紧密汇集在双鱼座,位于你掌管荣誉、项和成就的第十宫,确保这可能是一个非常精彩的月份,并朝着专业方向前进。金融交易将非常有利,任何资将一次性付款——换句话说,大消费。海王星如此突出,特别是4月9日海王星将与美丽的对齐时,你可能会被要求拍摄电影、或让你的照片出现在受人尊敬的、或网站上。你会喜欢这个结果。

  正是因为这般昙花一现的景象,更令人缅怀起国剧曾经经历的“穿越”好时代。作为鼻祖的《穿越时空的爱恋》,经典无法再次。大众文化的崛起,一度为国剧市场带来诸多其实不那么糟糕的流行可能。“每种文化形势都会产生特定的状态,随之涌现一批与这一状态相适应的艺术作品”,穿越剧便是个中的典型代表之一。

  海外网7月14日电美国退伍士兵理查德·罗斯(Richard Rose)曾在军队服役9年,并在前往和阿富汗执行任务后都活了下来。不过,罗斯因佩戴口罩,在被确诊患上新冠的3天后去世,年仅37岁。

  美国篮球巨星迈克尔·乔丹2月23日通过其在中国的代理向网易财经发来声明称,已经向中国一家提讼,中国运动服饰生产商——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其姓名。随即乔丹体育作出回应,称尚未收到国内任何的应诉通知并表示“乔丹”商标受到。

原文标题:和梅长苏、李逍遥断舍离胡在36岁前又一次“撕碎”了自己 网址:http://www.cchtv.cn/lishimingjiang/2020/0721/786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晶石历史网 www.cchtv.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