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代表作,温庭筠最著名的一首《更漏子

历史今天 2020-06-04200未知admin

  在中华文学史上,词,无疑是最璀璨的一颗明珠,它,始于唐代,发展于五代,盛行于宋代,,至今,依然是十分受欢迎的一种文学形式。提到词,不得不说这样一位词人,他生活在唐代,温庭筠代表作他为词的发展开辟了道,尤其是婉约词,创立了

  清冷的秋夜,对她而言,最是难熬。玉炉内焚烧的香寒烟袅袅,的蜡烛流着泪,那黯淡的将这一间华美的屋子映照得愁云惨淡。而她,拥着枕衾,久久无法入睡,只觉得秋意的寒冷一点点侵入,身子觉得冰冷刺骨。那银灰色的寒气,就这样爬上了她的双眸,爬上了她的双鬓,她在这寒冷孤寂的秋夜里,失去了往日的笑语欢颜。

  秋天有时真是不解风情,今夜,它地下着连绵的秋雨,一滴滴,一声声,仿佛在击打着本就破碎的内心。三更十分的冷雨,就这样自顾自地滴落在无人的石阶上,直到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画堂之内的人啊,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啊!

  词在发展早期,尤其是婉约词,常以女子口吻来叙事抒情,这首《更漏子》就是其中的代表作,这首词直接借秋夜的,温庭筠代表作写出了妇人的辗转与愁苦,其词中沉郁萧瑟和含蓄凄婉对后世婉约词派产生了巨大影响。

  “玉炉香,红蜡泪”,起笔两句写室内之景,夜色中,妇人只能与火炉、蜡烛为伴,聊解忧愁,其中,“玉炉”极其精美,暗含冰清玉洁之意。而“红烛”与“泪”承接,点明了妇人当时的心情是多么孤寂,与后世晏几道的“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有异曲同工之妙。“偏照画堂秋思”,承接上句,词人在这一笔,将妇人的愁无限放大,将她的情绪,仿佛从冰冷的深海中被拖拽而出,再也无处躲藏。

  下阙由妇人室内所见转为室外所闻,表面上写雨打梧桐,实际上暗示了妇人一夜无眠的痛苦。“不道离情正苦”,妇人没了奈何,只得将秋雨埋怨,“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词人以淡雅的手笔描绘了极浓的感情,后人多次化用此句,或借用此手法,如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温庭筠代表作怎一个愁字了得?”(《声声慢》)。

  全词上阙注重意象的堆砌,下阙只有雨打梧桐一个意象,一密一疏,使得此作品在众多此作中脱颖而出,成为婉约派的代表之作。

原文标题:温庭筠代表作,温庭筠最著名的一首《更漏子 网址:http://www.cchtv.cn/lishijintian/2020/0604/1223.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晶石历史网 www.cchtv.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