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阳历史天气指挥家笔下的与他丰盈、雄浑的音乐世界

历史价格 2021-02-2069未知admin

  《天堂中的音乐:传》 作者:(英)约翰·艾略特·加德纳 :王隽妮 版本:上海文艺出版社 2020年5月

  

  由英国管风琴家科曼设计的铜版画《作曲家太阳》,将居于画面的中心,而伟大的德系作曲家,如亨德尔、格劳恩、海顿等,均以光束的形式辐射在周围。据说,海顿亦认可这样的设计,称是“一切真正音乐智慧的源头”。许多关于的著作都引用了这幅画,英国指挥家约翰·艾略特·加德纳之《天堂中的音乐:传》,就把它置于正文前,充任其皇皇六百余页巨著的定场诗。

  这部2014年面世、中译版新近刊印的传记,本身也与该画作形成了一种跨越时空的互文。不同于通常的时序性传记,加德纳爵士拢合了十四个主题。他将著作自比为“十四条轮辐,全部连接到同一个核心——作为人和音乐家的”,其写作的动机“旨在‘认识这个创作中的人’”。

  构成书本内容的十四条轮辐(或者光束),虽各成一体,却隐隐相扣,也暗暗踏踩在人生的节点上。大体而言,抛开第一章半自传式的引论和最后一章结语性质的陈词,全书可以分为三个板块:时代和乐史的纵览(二至四章),的生命历程(五至七章),以作品为中心的文论(八至十三章)。

  这样做,固然是因为眼下已有太多“生平与作品”式的优秀论著(譬如本书的重要参考文献——沃尔夫和高克的两本传),更因为加德纳想要提供的是一份基于自身生命联结的独特文本。

  大多数传记,往往以生平的铺陈来推进作品的解码,这方面加德纳做得也很深入,但他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反其道行之,极富创造性地从作品中耙梳出作曲家人格的印迹,“他的个性隐约从乐谱结构中浮现的那些时刻”。即便这尚不足以使我们对其人拨云见雾,至少能部分地廓清数百年来蒙积在其面孔上的扰人尘埃。

  自然,并不是每本书都有必要将作者拉到前台;但这本《传》不同,它的篇章字句,无一不与加德纳的亲身经验深深勾连。在古往今来的作曲家中,无疑是加德纳指挥生涯的重心,尤以性声乐作品为重。

  沉淀十二载,加德纳的《传》才告完成,这是已逾古稀的加德纳生平第一部著作。书名中的“天堂”一词,来自在魏玛公爵府进行演奏的小圣堂的名字“Hmelurg”。加德纳试图这个意象,隐喻“毕生创作天堂性的音乐,他的视野处在音乐演绎的天堂上”。“我们都是一种天堂视角的受益者”,这是加德纳渴望传达的意涵。

  向来的研究者,或者任何一位为作曲家立传音乐学者,都绝不会忽视传主所处的背景——既包括的发展变迁,也涵盖个体存在的具体。就而论,18世纪上半叶的德意志地区及音乐家族,或可成为两方面的基本立论点。坦率说,多数传记作者并不会在此枝蔓,读者的期待亦无外乎一些蜻蜓点水的信息。而加德纳开场即给出了第一重惊喜。诞生的背景板——“启蒙运动前夕的德意志”,必到17世纪初寻找源头,必从三十年战争(1618-18)前后的阴霾里摸索痕迹。

  这里,历史学家加德纳短暂地“附体”了音乐史家加德纳。他认为人们普遍夸大了三十年战争的影响,并犀利地指出,战后长久的萎靡其实是“多年前就已开始的一场持久的整体衰退与贸易模式转换的一部分”。瘟疫与死亡是生活的日常,的几代祖先都遭受过之苦,“集体心理也印上深深的烙印”。在萨克森选帝侯国,忠于选帝侯的与贵族及城市中产阶级市民之间形成了的紧张关系;德内,正统派和虔信派也存在持久的拉锯。宏大力量的博弈,落在身上,将成为他未来在魏玛、科腾、莱比锡桩桩件件的推手。土豆种植、森林、异教仪式、祁阳历史天气学校教育、……散点成面,勾勒出一幅既幽暗、又潜伏着生机与坚韧的图景。

  在音乐史框架内,除对家族世系作进一步深挖(如创造性中的谱系因素究竟有几分,传统上对其“无师自通”的人设以及与长兄克里斯托弗纠葛的认识是否可信),重中之重是厘清与剧的关系。众所周知,从未创作任何剧,这对于一位17世纪颇具影响力的音乐家来说是不太寻常的。“17世纪充满着这种实验性的剧式衍生物,其中很多发展成为我们的1685年团体的文化生境。”汲取了丰富的素材,只是并未立于这条倒推而来的剧主线上罢了。他“并音乐中的戏剧潜能,这一点超越了所有的同辈”。

  而对生命历程的阐释,无疑贡献了全书最吸睛的篇章。无论是严肃的学究,还是吃瓜看戏的爱好者,都定然难以这种抽丝剥茧、索隐探幽的。同时,“无可救药的乐长”和“工作台边的”亦是加德纳挖掘“其人”最集中的关键章节。史料,以合理的逻辑和经验来,使加德纳得以远离成见的纷扰,照见的另一种可能。譬如,联系当时拉丁学校目无法纪的状况、的逃学记录和成绩单,或能推断出一个与过往想象大相径庭的男孩形象。与水准低下的巴松管手盖耶斯之间的,他和雇主间讨价还价、对固执己见的戏码,透露出好斗且不服从权威的个性。高价购得豪华《圣经》却向妻子虚报账目,也未必不能理解为作曲家中年危机的侧影。加德纳彻底了“在个人和职业生活中是个典范”的,正是为了强调“作曲者像所有人类一样,直接体验过悲伤和怀疑”;唯其如此,音乐才会“变得更加令人信服”。

  早在米尔豪森时期(1707-1708),祁阳历史天气即确立了自己整个音乐职业的目标:“为了的荣耀,依照自己的意愿所作的规则的或有序的音乐。”随后在魏玛的工作经历,使他更清晰地认定了实现该目标的具体方式,即康塔塔的创作与演出。1723年,莱比锡刚好提供了这样的舞台,这使他“地位、收入、家庭和舒适来获得它”,也成为了他人生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近三十年的因缘——尽管回头看来,他的初衷并未能、也不可能完满实现。过去和未来,都从没有人像这样,创作整整五个年度的曲目。“他作为艺术家的渴望似乎浸透了强烈的倾向,必须找到一个直接的宣泄途径:没有符合逻辑的解释……”

  相较于《平均律键盘曲集》、《赋格的艺术》、《b小调弥撒》和几部大型曲,可以说康塔塔作为一个整体时至今日仍未得到对等的重视,而这正是加德纳在他的传记中投射了最多目光、才情与的地方,就如他的指挥生涯一样。存世的康塔塔,共计约200首,书中涉及的有近90首;并且,对曲等声乐作品如曲的阐释,很大程度上也是康塔塔的延续——当然这绝不意味着它们有所逊色。比之许多康塔塔研究文献,祁阳历史天气加德纳的解读在浓郁的学者气息之外,少了些学术或学究的框架,而更着意游走于词句的海洋,远达外延的彼岸。

  从任何意义上说,加德纳的《传》都不是一部轻松的读物。加德纳打通整个身心,在音乐史、思想史、哲学和学的多重维度纵横驰骋,与音乐学者舒伦贝格、约翰·巴特、查尔斯·罗森相遇,和尼采、阿多诺、赫尔德、以赛亚·伯林等巨擘交锋,《浮士德》、昆德拉的诗文流泻而出。但自始至终,他的文字亦保持着一种难得的松弛感:论及斗殴的唱诗班——“这些酝酿中的喷气帮和鲨鱼帮”,演出前抄谱和排练的紧张——“与今天电视或电影制作的后台活动并无二致”,信众在音乐中团结——“颇像今日足球场看台上的合唱所起的作用”……如此种种俯拾皆是。这种不经意的幽默趣味,时常令人想起BBC的艺术纪录片。一些较为大胆的假设和深度的探讨,加德纳克制地放在了注释中。

  《天堂中的音乐:传》是加德纳“献给同行于胜境的旅伴们”的又一份珍贵礼物。加德纳传递着“这个丰盈、雄浑的世界,和作为一位指挥以及终生的在其中领受的喜悦”,让我们的生命都照进了的太阳。

  央行:金融机构大搞表外业务、以钱炒钱、制造金融乱象是不可能的;深圳楼市限购新政传闻再起,回应

  点赞体育,中超免费彰显版权运营方担当

  美国对中国新疆机构及官员实施制裁,:对在涉疆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机构和个人采取对等措施

  ); } $(#jrtt-list).html(jrttListArr.join()); $(#jrtt-list-box).show(); } } } }); });

原文标题:祁阳历史天气指挥家笔下的与他丰盈、雄浑的音乐世界 网址:http://www.cchtv.cn/lishijiage/2021/0220/25140.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晶石历史网 www.cchtv.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