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厚重的历史面前为什么要保持一颗谦卑的心?

历史反思 2020-07-31177未知admin

  关于“狼牙山五壮士”案,有一段评论,长安君很认同:“出生于和平年代的我们,或许很难对那一辈人的舍生取义感同,但我们须臾不能忘记这样一个道理——每个人都不是理所当然地生活在国泰民安的……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诸多英雄前辈的付出。”

  事情是这样的:6月27日,“狼牙山五壮士”中两位英雄葛振林、宋学义的后人葛长生、宋福宝,《炎黄春秋》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侵害名誉案。那天作出判决,判被告侵权成立,要求被告停止侵害、赔礼道歉、消除影响。

  长安君(微信ID:changan-j)觉得,这事说起来很简单,也不简单。复杂之处在于,这个名誉侵权案至少涉及法律、历史和观念三个层面,真要说清楚,极其“烧脑”;但归根结底,它讲的是一件事在这个时代,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英雄观?

  

  说:被告洪振快发表了《小学课本“狼牙山五壮士”有多处不实》、《“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两篇案涉文章。描述的主要内容,是对我国战争史中的“狼牙山五壮士”英雄事迹进行解构。解构手法,是考证“在何处跳崖”、“跳崖是怎么跳的”、“敌我双方战斗伤亡”以及“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等细节。

  然后,在没有充分的情况下,用这些细节和推测,质疑整个“狼牙山五壮士”事件的真实性。

  把英雄说成“逃兵”、把老百姓说成“帮助日军”,进而把整段历史“黑化”,五壮士的后人不干了。双方对簿公堂。

  

  从法律上讲,有三个问题是需要厘清的:首先,死者的人格利益是否受法律?是。根据《侵权责任法》、《民法通则》及最高的司释,自然人死亡后,其名誉、荣誉等人格利益,仍应得到。虽然五壮士中跳崖幸存的葛振林、宋学义已经去世,但其生前人格利益仍然受法律。

  其次,作为五壮士的后代,是否有权提讼?是。侵害五壮士的名誉与荣誉,必然对其后人造成感情和上的,因此,他们有权提讼。

  最后,是否有“”?是。长安君注意到,此案的主审明确表示:“民族的共同记忆、民族乃至主义核心价值观,无论是从我国的历史看,还是从现行法上看,都已经是公共利益的一部分。”

  中国科学院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莫纪宏评论说:“从上来看,本案属于典型的边界型案件被告洪振快主张的学术、不仅要受到原告主张的私益的,更重要的是必须受到原告主张的背后所蕴含的主义核心价值观等公共利益的制约。这是现代保障的一个基本尺度,也是依宪的重要要求。”

  莫纪宏认为:“从所的一般原理来看,这类案件应当不难处理,一些人以未经核实的道听途说或者是所谓的历史,口无遮拦地挑战一些体现主流意识形态的历史事件的真实性,并且随意发表带有强烈主观色彩的历史主义言论,这种明显带有对主流意识形态进行整体解构色彩的所谓学术言论是不可能得到上所的的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可以对这种否定主流价值的不良言论进意的和劝告。”

  

  (图:“狼牙山五壮士”幸存者葛振林(右)和宋学义(左)生前照片。来源:)

  长安君不是历史学家,只告诉小伙伴们一些公开的信息:有记者回溯发现,最早对“狼牙山五壮士”的质疑,是以网帖形式出现的。2006年4月,这则名为“艺术的真实与生活的真实:我所知道的狼牙山和五壮士的故事”网帖称,据当年的老游击组长冉元同描述,五壮士跑上绝崖是因为“迷了”,最后因打不过敌人而掉落悬崖。网帖还提到了“五壮士村民”等说法,但无佐证。

  数年来,上述网帖几经“变脸”,在各个和微博上露过面。2013年8月27日,广东网民张广红又网上发布类似网帖,得到一再转发,迅速在上引起巨大反响。同时,网上出现大量水军借题发挥造势。后来,有了洪振快的两篇文章。

  近几年,“黑化”的还不止五壮士,刘胡兰、黄继光、邱少云基本都“中过枪”。上网一搜,冠以“课本骗了我们70年”,“60多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这类标题的微博、网帖,一堆一堆的。

  

  那么问题来了:历史是一个民族的共同记忆,历史类传言通过网络大肆,影响自不待言。但关键是:与既往认知不一致的历史言论,是否都算?谁来把握其间的界线?

  长安君觉得,即便从纯学术研究角度看,标准也应该只有一个“有几分说几分话”。

  比如,“狼牙山五壮士”究竟有没有其事?长安君检索了一下,其基本史实还是难以撼动的:“五壮士”中的幸存者葛振林,在回忆录中,记述了全班主动请战到迎敌的全过程;另据《青年报》报道,当年“五壮士”所在的7连6班至今存续,其事迹在部队的连史馆、团史馆中均有相关记录;事件当时的3位目击者余药夫、忠、邱蔚,也曾在不同场合回忆过此事;至于网帖中提到的冉元同,在公开出版的史料上,他的回忆与传统观点并没有任何不同。

  正如历史学者徐进,几年前在接受采访时所说:“质疑要。对一些历史事件或人物,如果因为过去贬得太低,现在就拔得太高,或者相反,也了历史真实。尤其在无法给出充分的情况下。”

  

  而相比一个“狼牙山五壮士”,或许更值得思考的是,历史主义为何有市场?

  今天,我们很容易看到各类历史段子。它们了的既往认知,却很容易不胫而走。而历史学者观察发现:“最容易的历史类段子,往往最能够迎合网民对现实问题的思考或情绪。”

  “人们在现实中有了不满或困惑,容易投射到想象的过去;而我们传统历史教育的刻板化、脸谱化,也容易催生心理,使网民愿意接受一些新鲜的说法。”历史学者刘宪阁在几年前接受采访时,就称,这就是为什么目前网上较有市场的历史类网帖,多少会对史实进行一些剪切、修改乃至,最终呈现出的,基本都是传统、褒贬鲜明的样貌,并迅速得到。

  

  徐进说:“历史是一门见仁见智的学科,思考、尊重事实的再演绎应该被允许,但标准有一条:有几分说几分话。”

  放眼全球,任何民族都有自己的英雄,概莫能外。为什么我们需要英雄?因为它构成了整个民族的共同记忆。英雄所传递出的价值,是整个民族的共同财富,是共同利益中的利益。英雄,是了共同的感情、了共同的利益。

  “狼牙山五壮士”的事迹,长安君和小伙伴一样,从小读着长大的。抗战期间,他们为掩护群众和主力撤退,把日军引上狼牙山棋盘陀峰顶绝,打光后纵身跳下万丈悬崖,赴义。他们的,也是八年抗战中国人的缩影。

  习总说,“包括抗战英雄在内的一切民族英雄,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在民族英雄面前,应怀着一颗谦卑与虔诚的心。这个脊梁塌了,那么谁也无法站得笔直。

  

  这个怀疑盛行的时代,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英雄观?在颁发“中国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仪式上,习总用了十六个字:“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

  这个时代,大概所有人都认同,英雄,首先是人。“英雄也许并不完美,但英雄不容”,这是美国人的英雄史观。

  在长安君看来,洪振快的文章,却没从根本上认清这点。正如一则评论所说:“英雄也是人,他们或许也曾有过惆怅、犹豫和胆怯。但不以一眚掩,只要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埋头苦干的人、拼命硬干的人,就是值得敬佩的。也恰巧因为有与普通人一样的弱点,英雄们才不是出乎人们情理之外的。”

  

  (图:2015年9月3日,在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上,老兵方阵格外引人注目。这群来自昔日八军、新四军、东北抗联、华南游击队和当年军队的抗战老兵,平均年龄90岁,最年长的102岁。)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负重者。70多年前,那群老兵也同我们一样血气方刚,正值青葱岁月,未来,在他们身上无限摊开。但为了摆脱灭种的命运,他们除了默默拿起枪、把民族和国家的担子扛在自己的肩上以外,别无选择。历尽,穿过枪林弹雨。70多年后,他们,成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为数不多的战争亲历者。他们,是活着的历史,是我们的英雄。

  关于“狼牙山五壮士”案,有一段评论,长安君很认同:“出生于和平年代的我们,或许很难对那一辈人的舍生取义感同,但我们须臾不能忘记这样一个道理每个人都不是理所当然地生活在国泰民安的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诸多英雄前辈的付出。”

  最后,长安君想以一句话作结:“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民族,而一个拥有英雄而不知道爱戴他他的民族则更为可悲”。

  10月22日下午,史女士联系上三亚市住建局吉阳相关负责人,经调解,物业表示原本要求史女士缴纳的16个月物业费现在只需支付7个月的费用即可。这个结果遭到了史女士的,“我最多能接受6个月的物业费。”史女士说。

  网友们表示仝卓这波操作,坑爹坑妈坑自己,还把自己前程搭进去,调侃仝卓不应该用“后会有期”,应该是“后会无期”了!

  1、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12月21日至22日,东营市共确认报考5099人,比去年增加1091人。全市设东营职业学院、东营区黄河中学两个考点,共安排170个考场。

原文标题:在厚重的历史面前为什么要保持一颗谦卑的心? 网址:http://www.cchtv.cn/lishifansi/2020/0731/9436.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晶石历史网 www.cchtv.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