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打到北,他如何成为千古第一人? 历史典故

历史典故 2020-06-05197未知admin

  经过十几年的奋斗,穷苦人家出身的朱元璋终于C位出道,在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逆袭成为元末南方群雄的龙头老大,占据全国最富庶的江南地区。

  北伐,势在必行。

  众所周知,朱元璋的此次北伐,开创了由南到北中国的先例。在明朝之前,从来没有一个立足东南的,能够建立大一统王朝。

  此前,历代北伐多以失败告终。就在朱元璋北伐之前,崛起于江淮一带,并给河南、山东等地元军造成重创的红巾军,也因缺乏的指挥而被元军各个击破,逐渐。

  那么,朱元璋成功的秘诀到底是什么?

  ▲大明混一图,现存最早的中国人绘制的世界地图,绘于明洪武年间。

  1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有钱说话有底气,做事就硬气。

  朱元璋的自信,或许与其根据地优越的经济条件不无关系。早在起义之初,他就采纳朱升提出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战略方针,在南方不断积蓄实力。

  长江下游的晚于北方,但随着历次北人南迁,经济重心南移,逐渐逆转趋势,历史典故成为全国最富裕的经济区。

  ▲浙江湖州南浔古镇,南宋时有“苏湖熟,天下足”一说,足见江浙一带富饶。

  在宋蒙四十年余年的战争中,繁华的江南并没有受到战火的严重。战后,临安、绍兴、温州等经济发达的州府,在蒙古贵族和汉族地主的支持下,经济日渐繁荣,商品经济迅速发展。

  有元一代,东南沿海一带人口稠密,物产丰富,海港众多,在半个多世纪的和平中,始终是全国的经济中心。

  元朝建都北方,经济上更是仰仗东南。

  为此,元朝重新开凿疏通大运河,运输东南财赋供养京师,又“以东南之粮,养西北之兵”,相比于汉唐时“飞刍挽粟”(指迅速运送粮草)、逆流而上的转输关中线,元代的“快递小哥”方便了不少。

  南粮北调,是元朝的一项基本国策,每年通过海道和大运河长途贩运的粮食就有数百万石之多,大都的各级、军队、百姓都靠南方漕粮为生。

  一旦起义军占据长江中下游,也就掌握了元朝的经济命脉,切断了元朝军队的粮饷供应。

  有钱真的可以。

  至正十九年(1359年),因淮河流域被起义军占领,大都失去粮食来源,一度陷入。元朝只好通过与张士诚、方国珍等控制江南的地方签订协议,来换取江南粮食。

  私盐贩子出身的张士诚和方国珍,从这些交易中捞到不少好处。他们在与元朝的交涉中反复无常,双方关系十分微妙。张士诚与方国珍,都没有鞑虏、元朝的雄心,仅仅一时的利益。

  ▲元末分布图(图片来自网络)。

  与之相反,在波澜壮阔的大时代下,朱元璋的团队最早意识到立足江南、天下的可能性。

  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攻克集庆(应天)后,就尽量避免与元朝的敌对关系,转而急中力量扫平南方群雄。

  这一时期,朱元璋一边派遣使者与北方的王保保(扩廓帖木儿)等元朝将领和谈,另一边又先后打败陈友谅、张士诚、方国珍,占据湖广、江西、浙西、淮东、浙东等领地,并蚕食元朝在江南的。

  曾经敲钟、托钵行乞的穷孩子朱元璋,在西灭陈友谅、东吞张士诚后,终于坐拥长江中下游这片沃土,以应天(今南京)为中心,建立大明。

  元朝在南方的一个重要粮食供给线也被彻底切断。

  当徐达的军队向江南腹地挺进时,朱元璋对其下达指令,说:“大军既克淮安,足以保障江淮,控制齐鲁。”

  当徐达等人攻下淮东时,朱元璋豪言:“大事可成,天下不难定。"

  此时,朱元璋对夺取中原已有胜算。

  2鸟焚鱼烂,分崩离析

  早在征伐陈友谅、张士诚时,朱元璋就密切关注北方局势。历史典故他派出间谍,从方国珍占据的浙东乘船前往元大都侦察元朝情况。

  当时,北方的元军因派系,已经乱成一锅粥,盘踞山西的王保保、占据关中的李思齐等地方将领拥兵自重,相互攻伐。

  元朝实际控制的区域,仅剩下大都周围的华北平原,还有地处边陲的辽东、云南和蒙古高原,早已不复当初铁蹄踏破欧亚的豪迈气概。

  王保保,在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是女主角赵敏的哥哥,存在感堪忧,在历史上却是在元朝崩溃之际独当一面的“救火队长”。

  有一次,朱元璋与明朝开国功臣讨论谁为天下“好男子”,手下众将一致认为作战勇猛、所向克捷的常遇春担得起这个称。

  朱元璋还不以为然,说:“遇春虽人杰,吾得而臣之。吾不能臣王保保,其人奇男子也。”

  但正如一位学者对王保保的评价:“他的生涯充分证明了作为地区性的,在元王朝的最后20年为元王朝的江山的斗争中,处境是何等的复杂。”

  早在朱元璋争夺江南霸权期间,王保保就曾驻兵于河南一带。那时王保保挥师南下,完全可以让朱元璋腹背受敌,其扫平南方群雄的进程。

  可元朝却对朱元璋采用拉拢甚至招降的对策,派出户部尚书张昶和朱元璋和谈,错过了消灭他的最佳时机。

  南北对峙时,元将孛罗帖木儿更是在后方掀起内乱,进犯大都,使王保保不得不回师救援。

  朱元璋则趁着元军派系之机,派出使者离间王保保和地方将领的关系,向其提出“续我旧好,各保疆宇”的,劝他们不要和自己远争江淮之利,还是守好幽燕重地。

  当朱元璋逐步江南时,王保保再次陷入元朝的内乱中,与李思齐等元朝将领在中原、华北混战,甚至当明军北上时,也无暇救援大都。

  可以说,北方元军的混乱局面正好给了朱元璋分化的机会。

  3北伐大计,决胜千里

  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在明朝立国前夕的一次军事会议上,朱元璋与徐达、常遇春等将领商议北伐战略。

  众将都认为元朝必亡,主张直捣大都(今),与元朝一决雌雄。

  朱元璋不以为然,发掘出地理特长生的隐藏属性,强势推出自己的一套北伐计划:

  吾欲先取山东,撤其屏蔽;旋师河南,断其羽翼;拔潼关而守之,据其户枢。天下形势,入我掌握,然后进兵元都,则彼势孤援绝,不战可克。既克其都,走行云中、九原,以及关陇,可席卷而下矣。

  ▲朱元璋北伐线图。

  朱元璋认为,元朝建都百年,都城固若金汤,如果自应天直趋大都,孤军深入,恐怕会困于城下,被元朝各援军,以至进退失据,功亏一篑。

  因此,不如趁元朝内部,先攻山东,接着再向西攻取河南,除去大都南面的最后两道屏障。

  然后,明军西抵潼关,遏制关中元军东出。如此,成功剪除元军羽翼,其各支援,再进军元大都。

  攻下大都后,再转战山西、关陇、巴蜀等地,席卷天下。

  诸将听完朱老板的方案,一时豁然开朗,一统天下的大幕由此徐徐拉开。

  当年十月二十一日,朱元璋命徐达为征虏大将军,常遇春为副将军,率二十五万大军北伐中原。与此同时,朱元璋又分兵三南征,直取福建,并乘胜克复两广,从而平定南方广大地域,加速的进程。

  以往蒙古军南下,多选在秋高马肥之时,只因秋冬时节,黄淮平原利于战马驱驰,北方游牧民族的军队可凭借骑兵野战的优势轻易饮马长江,故宋代还有“防秋”一说。

  而朱元璋选择在这个季节北伐,就像是拿破仑挑战冬天的莫斯科,仿佛有一种逆天改命的雄心壮志。

  4经略中原,孤立幽燕

  按照朱元璋的战略,徐达、常遇春率军由运进,首战山东。

  在攻下毗邻淮北的沂州(今山东临沂)后,徐达取道沂山与琅琊山之间的河谷低地,沿着当年刘裕北伐的线,越沂山而北进,攻占兵家必争之地益都(今青州)。

  益都是中原与胶东之间的要道,也是攻取山东的关键所在,元朝在此地设有山东东西两道宣慰使,掌管山东各军政。

  攻取益都后,明军又乘胜拿下山东中北部的寿光、临淄、昌乐等地,之后挥师鲁西。

  在“胡虏,恢复中华”的口下,沿途各县“望风款附”,章丘、济南等城守将不战而降。

  到当年十二月,山东各地全部为明军所有,如同推倒了第一枚多米诺骨牌,随之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台儿庄古城,位于京杭大运河中心点,明军的北伐正是沿大运河从山东展开。

  失去山东后,元大都的东南方向再无天然屏障可以明军北进。

  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按照之前拟定的战略,继续铲除大都南边的另一面羽翼。他以邓愈为征戍将军,从今湖北地区北上,与山东的徐达大军对河南形成夹击之势。

  当明军山东、河南时,元朝多次下诏,命“关中四将”李思齐、张良弼、脱列伯、孔兴带兵勤王,但这些地方将领都各怀鬼胎,不听令。

  在邓愈率军占领河南后,明军完全可以趁势进军关中,这也是东晋时桓温、刘裕北伐时的战略。可是,朱元璋果断停止西进的脚步。

  关中地区被山带河,易守难攻,被称为“形胜之区,四塞之国”,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秦汉和隋唐都是以关中为基础天下。

  司马迁更是在《史记》中写道:“夫作事者,必于东南,收功实者,必于西北。”

  然而,自唐以后,中国、经济中心向东、向南转移,关中地区逐渐衰落。得关中者得天下的理论早已不合时宜。

  因此,朱元璋条主义,放弃攻打关中,而是先集中兵力北伐,同时出兵占领了潼关,将关中元军东出的大门牢牢堵住,牵制西北,以绝后患。

  潼关犹如关中的正门,地势险要,控制着关中与中原的要道。出潼关即可进入三川河谷(河南西北部),明军后方。

  失去潼关,关中元军自然鞭长莫及,只能龟缩在陕西,直到元朝。

  另一面,黄河以北的战略要地山西,由王保保镇守。山西倚靠太行山,地势高峻,仰攻不易,是关中与的枢纽,可俯瞰三面,威制中原。

  当时在山西手握重兵的王保保却遭到元朝的猜忌。

  元朝三番五次试图削弱王保保的,还与李思齐等将领,准备消灭其军队。

  王保保发现元朝的意图后果断奋起反击,占领了太原,将当地的元朝官员全部处死,随后自保,和李思齐等关中元军展开内战。

  在明军攻占山东、河南,山西、关中元军将领各自为战的情况下,大都两翼都被折断,自然陷入孤立无援的局面,华北平原一马平川,无险可守,无兵可用。

  洪武元年七月,明军自鲁西北的门户临清出兵,沿大运河水陆并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取大都。

  一上元军一战即溃,望风而逃。

  当明军兵临城下,自知大势已去的元顺帝带着老婆孩子、七大姑八大姨趁夜开建德门北逃,溜到了元上都(今多伦西北)。

  至此,元朝结束了其在中原地区97年的,朱元璋下诏,改大都为北平。

  从开始北伐,到攻占大都,明军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后更是全部收回已经被非汉族了四百多年的燕云十六州。

  ▲徐达带兵进入大都。

  5关中,雄吞西北

  按照朱元璋的北伐战略,攻取大都后,便是对付西北的元朝。于是,朱元璋命徐达、常遇春进军山西,征讨王保保。

  元顺帝北走时,曾命之前内外质疑的王保保收复北平。

  王保保那是相当敬业,对没能朝廷莫及,果断放下之前被元朝坑的仇怨。在明军出兵的同时,王保保率领大军出雁门关,向北平进军。

  当王保保大军逼近北平时,徐达以一招围魏救赵,直接王保保的大本营太原。

  王保保急忙带兵回撤。

  常遇春得知后,招降王保保部将豁鼻马作为内应,策划夜袭。

  王保保刚赶在太原城破前抵达城下,大营就遭到夜袭。全军迅速溃败,只剩下王保保带着十八骑仓皇出逃,继续往西跑到了甘肃。

  ▲王保保【剧照】。

  洪武二年(1369年),明军平定山西后,兵分两。一由常遇春率领,加强北平防御,趁势攻打北元,另一由徐达率领,攻取潼关以西。

  凭借之前占据的潼关,关中四将已成为瓮中之鳖,陕西、陇右不久就被明军收入囊中。

  关中四将,内战内行。倒是之前逃到西北重镇的王保保,仍不愿轻言放弃,再次奋起抵抗,但是这次败得更惨。

  在战败后,王保保和妻子抱着一块大木头,渡过黄河,一跋山涉水,才狼狈逃到北元朝廷所在的和林,从此再未能踏足中原。

  到洪武三年(1370年),明军出师北伐近两年,北方各省基本平定。

  6南征北战,天下一统

  陕、甘、宁一线的兵力被消灭后,元朝在辽东还有纳哈出的20余万军队,在云南有梁王的10万军队,乃至青海西宁、嘉峪关外赤斤、哈密、吐鲁番等地都有诸王部分,而川蜀之地也有明玉珍建立的大夏,明朝的边境危机不容小觑。

  尽管如此,此时我们若拿出地图,再看一眼天下大势,还是不得不明军的北伐战略。

  随着天下大定,这些地方已被切割成小块,只能任明军宰割,实际上构不成,一统天下的目标近在眼前。

  洪武四年(1371年),明朝大军在汤和与傅友德的率领下,分水陆两从瞿塘、秦、陇等地入川。

  夏主明升(明玉珍之子)难以抵挡,率众出降,历史典故四川被迅速平定。

  洪武十四年(1381年),明军进兵云南,朱元璋命傅友德为征南将军,蓝玉、沐英为副率步骑三十万出征。

  元朝梁王把匝剌瓦尔密兵败,10万元军溃散。之后几年,云南被明军平定。

  洪武二十年(1387年),明军出征辽东,以冯胜为征虏大将军,傅友德、蓝玉为副将。

  镇守辽东的元丞相纳哈出是朱元璋的老熟人。

  三十年前,朱元璋攻克太平时就曾将纳哈出俘获,只是考虑到他是元朝开国功臣木华黎的后人,朱元璋也不想在江南前和元朝彻底闹掰,便将他放了回去。

  当二十万明军东出时,纳哈出率领的元军困守辽东,孤立无援,走投无之际只能向明军投降,辽河流域全部平定。

  ▲朱元璋【剧照】。

  至此,明朝大业基本完成。

  如今,再回过头看至正二十七年朱元璋的北伐战略,一切就好像事先写好的剧本,从点到面,无懈可击。

  从来没有所谓的所归,不过都是水到渠成。

  参考文献:1、(清)张廷玉等:《明史》,中华书局,1974年版2、牟复礼、崔瑞德:《剑桥中国明代史》,中国科学出版社,1992年版3、饶胜文:《布局天下:中国古代军事地理大势》,出版,2006年版4、陈高华、史卫民:《中国经济通史(元代经济卷)》,中国科学出版社,2007年版5、(日)上田信:《海与帝国:明清时代》,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6、图片来源:摄图网授权,除注明来源外

原文标题:从南打到北,他如何成为千古第一人? 历史典故 网址:http://www.cchtv.cn/lishidiangu/2020/0605/1254.html

Copyright © 2002-2020 晶石历史网 www.cchtv.cn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